首頁

資訊

娛樂

華人

旅游

財經

教育

電視

時尚

書畫

法治

城市

健康

音樂

交通

環保

加入收藏
微展廳丨蘭干武書法作品欣賞
2019-03-13 16:52
來源: 書法報道


  蘭干武,武漢人。現為國家一級美術師,書法報社主編。系湖北省書畫研究會副主席、湖北省書畫家協會副會長、湖北傳統文化教育研究會副會長、中國作家書畫院院委、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中國書協新聞出版委員會委員,中國詩歌學會會員,中國散文學會會員,被聘為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、山西師范大學、重慶師范大學等高校及研究機構客座教授、研究員。已發表詩歌、散文、小說、藝術評論等文論數百篇;出版有《隔岸琵琶》《一日等于百年》《湖北代表書家簡論》《歷代書法名家經典大系·王鐸》《二十世紀畫家回眸》等。在湖北、廣東、香港、北京、美國等地及國家舉辦書展,作品被公、私家收藏、刊石勒碑,國內外多家專業報刊報道其創作業績,并收入多本大辭書。曾多次擔任全國書畫大賽的評委、評委主任;是《書法報》《書法》雜志及《美術報》年度十大人物評委。



蘭干武作品
 

  蘭干武先生作品線條的起筆、行筆、收筆筆筆無憾,字法勢、章法勢也勢勢有源,先生的書法作品有著健康的體魄!先生在書法創作方面能有今天的成就,我想首先來自于先生淵博的知識和對書法的“精準”理解。 董其昌云:“作書須提得筆起。自為起,自為結,不可信筆。 ”先生書寫大字也能“自為起,自為結”而不信筆,可見先生對書法的理解到位的精準程度。先生的小字作品隨手書來,規矩自在,“不激不厲,風規自遠”, 所謂“字如其人”是也。先生的擘窠大字作品,字里行間,如庖丁解牛,恢恢乎其游刃有余。似乎大字和小字在先生手里不分伯仲,隨心所欲、一任心愫:或心潮澎湃,思緒萬千;或仰天長嘯,大河奔流;或低回婉轉,竊竊私語······信手揮灑之間是先生的思想情感、人格氣質之所在。
 

  ——亓漢友, 書法家,山東省書協主席團委員兼創作委員會主任。



蘭干武作品
 

  一個人對于書法藝術的喜愛,總是會時時牽掛,縈繞于心,不懈于手,成為個人精神生活中最敏感最有意思的部分。這種堅持在干武近來的作品中表現得比較明顯,看到他的情懷、思考,新的方向、手法,使人相信一個人不松懈的努力,使自己有了向前的力量。干武的書法創作比以前有了更沉著的表現,形式也多了,表現力也豐富了,其中以行草書居多,可以覺察他的創作意識。沉著比痛快不易,常見寫得很痛快而乏沉著,成了面上的好看,看過而回味少。這和一個人的體驗、感覺有關,也和追求的趣味有關。到了這個年齡,有了生活經歷,有了思考的自覺,會追求內在的充實,不使輕薄。同時在創作過程中更為自然,有意為之少了,作派使性的少了,甚至多了一些信筆,有了率性的自適。這也可以看出干武的心態漸漸平和、內傾,更像是日常興致起時的書寫,使書寫更成為自我遣興的需要。
 

  ——朱以撒, 福建省書協副主席,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會委員。



蘭干武作品
 

  蘭干武是個文人,而且是荊楚文人。他的字自然是文人字,而且帶有荊楚文人的那種蕭散與浪漫氣息。一為文人字,便多了幾許文人氣和書卷氣,尤其是他的小字。蘭干武的小字以行草為主,但卻沒有時人行草書對王羲之的一味描摹與照搬,而是融入了很多章草筆意,顯得既靈動俊逸,又古拙淵雅。以章草入于行草,這是近百年來書法再造的一個新路子,其實也是一個復歸傳統的老路子,只是今天人有所忽視而已,但卻被蘭干武撿拾起來了。 蘭干武是媒體人,是編輯者,是思考者,他懂得思考這其中的來龍去脈,所以,他能把多種書體進行很好地融合與統一。當然,以他目前的創作態勢來看,他或許更多地還停留在思考與探索層面,但以他的聰慧和勤奮,假以時日,必有大成。
 

  ——朱中原,《中國書法》雜志社長助理兼編輯部主任。



蘭干武作品
 

  干武的書作,在篆書之中,他已然融匯“金”“石”兩造而意欲得其精華;在隸書中,亦不僅注重《石門》《張遷》之渾茫,亦留意《曹全》《禮器》之雅致,隸、簡本為一家,只是漢唐之后,簡書成為文物,直到現代,考古收獲大量出土,簡書亦得發揚。干武之隸書中,即多加簡書之用筆。這當然是時代書風之熏染,但在諸多書體的研習中,干武最鐘情的還是草書,其書陶淵明《游斜川序》為四條巨屏,堪為目前所見干武草書之代表作。草書以章法之大效果與筆法之細節表現綜合而成為藝術構造。此件之章法疏密有致,流暢不窒,而筆法亦多見精微精彩,轉折處既得觥楞之矯健,流貫間亦見瀟灑之風華。在諸多書體的全面研習中,干武的書作表現出這樣的總體水平,應為其多年積累功夫所屆。
 

  ——李廷華,當代著名文化學者、作家、書法家。
 

  看過蘭干武先生寫的不少作品,給我撲面而來的信息是質樸無華,凝練厚重。不浮滑,不媚俗,不嬌柔做作無病呻吟,不狂怪扭捏故作丑態。落筆提按使轉之間盡顯碑帖兼容,方圓兼備,可謂字如其人。關于碑帖兼容,我們有相似近乎一致的觀點。碑帖如何兼容?容的是精神,碑要增加帖學雅致和風骨,帖要增加碑學的雄強和氣勢。筆法美學不外乎方筆、圓筆、以方為主、以圓為主的方圓兼備。就像男女如何兼容?我想容的是氣質。女人有一些大丈夫氣的干練和擔當,男人有一些弱女子的柔情和細致,這樣就能做到方圓兼備,剛柔并濟。從干武先生作品來看,作品豐富,諸體兼備,尺幅既能致廣大也能盡精微。小字作品精到別致,巧拙相生,意趣乃出。小字寫出大格局不易,寫出大境界更不易。蘭干武先生的小字作品之所以有大格局大境界,我想在于他的通感轉化能力過人,把數十年來所見、所思、所想、所悟、所習都能進行自由轉換,有效對接,沒有出現短路。大字作品非常震撼,氣勢奪人。
 

  ——李彬, 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所研究員、中國書協培訓中心教授。



蘭干武作品
 

  書法當然是一種技藝,從技術角度講,蘭干武書法取法的高古是毫無疑問的。干武先生能各體,而筆者以為章草最具個性,也是其藝術成就最高的書體。章草本身是一種比較古老的書體,簡潔古樸,儒雅敦厚,這些因素在其章草作品中都有體現。除此以外,干武先生篆隸魏碑功底也極其深厚。其篆書格調在三代以上,魏碑則行筆苦澀,剛勁有力,金石氣息十分濃郁。金石氣同樣增強了其書法的古雅之氣,也使得其章草書法更為凝重。同時,干武先生對二王一脈行草書也有較深的功力,二王行草的流暢風雅,在其章草中有著完美的體現,原因在此。雖然干武先生的魏碑相對于其章草比較少見,但其達到的高度也不可輕視。其嚴謹的筆法,緊密的結字,對北魏刻石形神的準確把握,也同樣給人以古雅從容的審美感受。其用筆之凝重,結字之沉穩,氣息之自然,風格之天放,有民國文人之氣息,至為難得。
 

  ——楊吉平, 山西師范大學書法學院副院長兼書法研究所所長。
 

  這么多年了,蘭干武挺豐富的,因此,寫他不易。如果僅僅是書法家,好說,僅僅是編輯,也好說。偏偏他有那么多的興趣,還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,寫起來當然有難度。好在我們是多年的朋友了,心領神會,從八十年代走來,有共同的經歷,共同的痛苦,怎么寫,都會寫到靈魂深處。董橋說:“中年最是尷尬。天沒亮就睡不著的年齡。只會感慨不會感動的年齡,只有哀愁沒有憤怒的年齡。中年是吻女人額頭不是吻女人嘴唇的年齡,是用濃咖啡服食胃藥的年齡。”這段話讓人到中年的男人無地自容,但,與蘭干武的生活卻不沾邊。他依舊筆耕不輟,絕不會用濃咖啡服食胃藥,依然為詩歌、書法感動,依然吻女人的嘴唇······他對未來還有很多想法,因此他到了中年,卻沒有中年。
 

  ——張瑞田, 評論家,書法家,中國作家協會書畫院常務副院長。
 

  著手于章草、北碑與漢隸,于力透紙背,一波三折處下功夫,用筆澀進徐出,筆到力到,非那種如行云流水般的寫法,蘭干武寫的字筆筆耐看,字字可以琢磨品味,真所謂一字有一字之態,一字有一字之奇,用盡心思于波瀾不驚處。所以,他是清末碑學興起后的踐行者,由于他不是一味地北碑的寫法,所以,也就避免了那種峻刻方整,單薄外露的弊端,由于他在隸書上的內功,使得他的字精力內蘊,趣味無窮,而且他的字特別適合于寫成擘窠大字,越大越壯,越大越氣勢恢弘,就像摩崖石刻上的大字一定要用這種筆法去寫。只有這樣才會看得過癮。所以,當我在圖片里看到他在地上寫大字,我想這是英雄有用武之地了。正如其他朋友所評:“大的不是字形,大的是一個書家的大格局、大視野、大情懷。”我才真正理解他追求的“收百世之闕文,采千載之遺韻”的目的之所在。另外,他的書法寫的極為自然,順勢書寫,了無滯礙。明朝吳寬說過:“由其蓄于胸中者有高趣,故寫之筆往往出于自然,無雕 琢之病。”可以說正是蘭干武的趣味高雅,視野開闊,才會不落俗套,別出心裁,自創一格。
 

  ——胡傳海,上海《書法》雜志副主編, 中國書協學術委員。
 

  縱觀蘭干武的書法作品,會想到朱熹《王梅溪文集序》中一語:磊磊落落,無纖芥可疑者,必君子也。蘭干武先生的書法創作,給人的總體印象是:他要把他所要表現的東西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,而不有所保留。換言之,他想讓你看到的,一定會盡力的讓你看的清楚明白。這使他在書法創作上結構單純而巧妙,線條多變而有所節制。這一切,使得他的書法作品整體呈現出一種平和勁質的風格,有似其為人也。在此應該提及的是,蘭干武先生早年于文學方面頗有斬獲,這對他的書法創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,讓他對自己的書法作品,在內容選擇方面頗為挑剔,匠心獨運。相信有一天,他所創作的書法作品,其內容必將深深的打上他獨特的自身風格烙印。而書法創作如何與自己創作的文學內容更好的結合,這也是目前書法界需要更多關注的問題。
 

  ——胡志平, 書法博士, 黑龍江書協駐會副主席。



蘭干武作品
 

  蘭干武書法中有一種不激不厲的旨趣,這與他為人的從容恬淡是相仍的。所以宋人“意”的書法對他是有極大吸引力的。他筆法的閑適和散逸來自宋人,又在宋人的底子上加上某種章草的奮曳,便使他的書法于閑逸中平添了表現勝的緊張。他于帖之外對碑的興味便奠于此。由此,他的書法奠基于帖又兼有碑之醇厚。近來,他又轉向綿謹精粹的手札,娓娓寫來,則又是道盡清流的本色。
 

  ——姜壽田,中國書協學術委員會委員 ,《書法導報》副總編。



蘭干武作品
 

  蘭干武是傳統書法功力很厚實的書家,真草隸篆的字體熟稔于心,他力追古法以筆墨表達了自己對古人的尊重。 蘭干武也寫大字,就象古人說的丈余巨字,有的字徑達到了兩米四、五,超過一般大字的一、二十倍,對一個真正的書法家來說,大的不是字形,大的是一個書家的大格局、大視野、大情懷。用渴驥奔泉之筆,直取書法真魂,寫出了字里行間的萬千氣象。作品中的疏密濃淡、參差錯落,都是生命對自由的表達。
 

  ——謝智偉, 著名詩人, 評論家。
 

  其實無論寫大字也好,小字也罷,正如干武兄很久之前對我說的,“始終要做到我手寫我心”。至于干武大字之美,我完全贊同解智偉先生文中所說的:“對一個真正的書法家來說,大的不是字形,大的是一個書家的大格局、大視野、大情懷。”“蘭干武用渴驥奔泉之筆,直取書法真魂,寫出了字里行間的萬千氣象。”既能小中見大,螺螄殼中做道場,又能大中見小,納須彌于芥子。
 

  ——薛元明, 書法評論家,篆刻家,書法家。
 

[責任編輯:中庸]

關于我們 法律顧問 服務條款 人員查詢 廣告服務 文件下載 合作伙伴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

有害短信息舉報 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
批準: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 | 備案號:京ICP備11000545號-7 | 新聞監督電話:010-57280465 |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 國 發 布 網 版 權 所 有 ,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欢乐斗地主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