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資訊

娛樂

華人

旅游

財經

教育

電視

時尚

書畫

法治

城市

健康

音樂

交通

環保

加入收藏
《人民的名義》出現不同聲音 火爆反腐劇離完美還差多少
2017-04-13 10:51
來源: 人民網

  原標題:火爆反腐劇離完美還差多少

  《人民的名義》劇照。

  本報記者 徐顥哲

  反腐劇《人民的名義》有多火?看看近期的兩則新聞便知道了。

  旅游網站“驢媽媽”上周末發布數據,《人民的名義》主要取景地南京的“酒店+景點”自由行訂單上漲近三成,東南大學四牌樓校區的大禮堂、青奧濱江公園、大報恩寺等取景地也成了南京游的新熱點;而上周六凌晨,安徽阜陽一男子在某會所內醉酒鬧事,對趕來的民警高喊:“你們無權處理我,我認識李達康書記!”

  在湖南衛視開播半個月,《人民的名義》輕松實現了“現象級”電視劇的三個指標:賣菜大媽都在談、地鐵上低頭族都在看、朋友圈都在刷。難得的是,《人民的名義》的觀眾涵蓋老中青各個年齡段。人人追看反腐劇,成了文化現象。不過這幾天,一些挑刺兒的聲音出現了,比如支線戲份“注水”、平行剪輯混亂、女性角色設定浮于表面等。

  觀眾挑刺

  看到“注水”戲份就快進

  和任何一部作品一樣,《人民的名義》并不完美。有觀眾認為,從第11集開始,無關緊要的“水戲”比重大了。第15集里,與主線無關的鄭乾和女友吃飯的戲份長達半集,這讓一位觀眾吐槽:“這是《人民的名義》嗎?還是《人民的日常生活》?”而從15、16集開始,該劇的剪輯也越來越讓人看不懂,三條主線平行混剪,總是上一秒還是緊張的查貪官戲份,下一秒就是松弛的生活戲,原來好好的緊張感被沖淡了不少。

  一到鄭乾的“注水”戲份出來,不少看視頻的觀眾就采用“快進”的方式跳過不看。對于這個人物的設置,導演李路解釋:“我理解編劇周梅森想表達的意思,想在快節奏和強情節中,緩一緩。如果全是案情戲,那就是‘反腐24小時’了。”相比觀眾對《人民的名義》節奏變慢的質疑,行業觀察者“絕對敏捷”倒有不同看法:“大家千萬不要陷入節奏快就是好的認知誤區,很多人說的某些看似多余的角色,全劇結束后你再回味一下,可能會覺得不多余了。這劇能引出太多思考,是以往絕大多數電視劇做不到的。”

  電視劇已經播了20多集,還出現一個有趣現象,很多觀眾在微博等社交平臺發問:“李達康是好人還是壞人?高育良是好人還是壞人?”劇中的京州市公安局局長趙東來,在前20集中令人捉摸不透,飾演趙東來的演員丁海峰笑言:“這個劇的人性是比較復雜的,好人壞人都不會寫在臉上。一部好的作品,真的不能單純用好人壞人去衡量。”不過遺憾的是,劇中享受“人性復雜”這一待遇的基本都是男性角色,不少觀眾認為,劇中女性角色設定浮于表面、模式化,“比如陸亦可就是沉不住氣的傻大妞,林華華是天天嚷著不想加班想去談戀愛的傻白甜。”

  專家觀點

  重要是拍了什么而不是怎么拍

  雖然就敘事、剪輯、對話和導演功力上來看,《人民的名義》疏漏不少,但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杜駿飛直言:“誰在乎呢?重要的是它拍了什么,而不是怎么拍,反腐劇現在重現熒屏,已經是政策的勝利了。”自稱此前只看《動物世界》的他,坦言自己坐下來看《人民的名義》,是因為這部劇“真的在反映社會現實,直擊國家治理的痛點,是真正的作品”。而談及當今的電視劇市場,他有些激動,“天天演宮斗、玄幻、帝王、穿越,從不睜眼看社會生活,一個比一個怯懦;還有胡編亂造的抗日,假模假式的奢華,毫無藝術家的良知。”

  《人民的名義》能有如今的熱度,導演李路用“接地氣、講真話”六個字來簡單概括。他認為,這部劇所表達的正是百姓和觀眾想要表達,卻未曾講出來的內容,“恰好在對的時間點,我們講述了這個故事,塑造了這些人物,說的一些臺詞,正好也吻合了觀眾的所思所想。”

  而在電視劇開播前,該劇的一大賣點即是“史上尺度最大反腐劇”,當時編劇周梅森提到,劇中的貪官涉及副國級,這在此前的反腐劇中前所未有。對于這部劇的“尺度”,杜駿飛有自己的看法,“我們說的尺度大小,可不是論揭露腐敗官員的級別大小,而是要看立意,是舍本逐末還是正本清源?如果停留在好看、精彩、驚悚上,那不叫尺度大,那叫雷聲大。”在他看來,這部劇的尺度跟現實的生活比,并不超前,“從中央反腐倡廉的決心和力度看,這部戲是拍了刮骨療毒,還沒拍出壯士斷腕。”

  延伸話題

  年輕觀眾賦予這部劇更多涵義

  希望《人民的名義》抓住年輕觀眾的心,李路想過許多種可能性,但絕沒想到這部正劇中的幾位主角成了年輕觀眾口中的“漢東男子天團”。才華橫溢的年輕網友對《人民的名義》的各種“二次創作”賦予了這部劇更多涵義,從而使這部劇煥發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活力和傳播力。

  清明假期過后,“達康書記”吳剛有了個洋氣的英文名字叫“darkcom”,有關“達康書記”的表情包,更是在朋友圈刷屏。劇中的高育良、祁同偉、沙瑞金、侯亮平等人物也在各自“圈粉”。年輕網友還煞有介事地將劇中關系親密的兩個人物分別兩兩組合,在社交平臺成為火爆話題。

  李達康在劇中是一個一心只為GDP、沒有生活樂趣、霸道甚至不講規矩的領導,但不少90后、00后年輕人卻可以跳脫電視劇原來的人設:“達康書記”一心撲在工作上,導致妻子歐陽菁只能看一些瑪麗蘇劇聊以自慰,李達康的霸道也同時顯出他的孤獨,無形中激起年輕觀眾的保護欲。

  這樣的現象,在影視評論人楊文山眼里,是典型的“正劇萌化”,“年輕觀眾不再用一種苦大仇深、正襟危坐的姿態去欣賞正劇,相反,他們用一種輕盈的方式來挖掘劇中的一些‘萌點’,通過再創造形成一種次生解讀文本,而表情包、剪輯視頻、CP都是最流行的‘萌化’手段。”他也表示,以往的主旋律電視劇,多少會產生官方輿論場和民間輿論場之間的分裂,在《人民的名義》傳播過程中,代表官方的主流文化和代表民間青少年的亞文化實現了合流,兩個輿論場產生了熱烈互動。

[責任編輯:admin]
精華推薦

關于我們 法律顧問 服務條款 人員查詢 廣告服務 文件下載 合作伙伴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

有害短信息舉報 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
批準: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 | 備案號:京ICP備11000545號-7 | 新聞監督電話:010-57280465 |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 國 發 布 網 版 權 所 有 ,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欢乐斗地主下载